从口罩到螺蛳粉 回顾上半年涨价潮背后逻辑究竟如何?

作者: 江瀚视野观察来源: 江瀚视野观察

时至年中,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感觉,今年这半年过的似乎格外的快,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黑天鹅事件,面对着史上最长的春节假期,然而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的话,那么最明显的无疑就是涨价与抢购了。

从年初抢口罩抢消毒液,到春节后抢螺蛳粉、抢自嗨锅,再到四五月份抢奢侈品,似乎每个商品都在涨价,但是基本上也都是眼看他涨高价也同样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到他大幅度的降价。

价格的急涨暴跌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我们到底该怎么看?这其中又有什么深层次的逻辑呢?

一、2020年突如其来的价格狂潮

2020年可以说是一个大家完全想象不到的年份,各种特殊情况频发,面对着这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年份,我们看到的是价格急涨暴跌,我们先来看几个核心的例子:

首先,就必须要说口罩了。工信部数据显示,今年2月初,国内口罩日产能约为2000万只,到2月底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1亿只。

出口方面,今年3月31日,中国单日出口口罩数量达到2.24亿只,不到一个月的时间,4月24日,中国当日出口口罩数量达到10.6亿只。要说价格,一个普通的一次性口罩在正常年份也就几毛钱一个,但是在今年的2、3月份,口罩的价格暴涨到了接近7元一片,而具有医用防护效力的KN95口罩甚至达到了40-50元一片的天价。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买口罩,中国人口罩扫货的力量从非洲大陆的南非,横扫到拉丁美洲的厄瓜多尔,而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我们的周边亚洲国家更是直接被卖断货。而如今,中国安徽的口罩小镇,一片口罩降到0.25元的批发价还没有人买。

其次,再说口罩的上游熔喷布,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2-4月,口罩和熔喷布相关企业,平均每月注册数量分别约为2万家和2千家。总体来看,熔喷布价格从疫情之前不到2万元每吨,至2月底,上涨至20多万每吨。最高的时候52万每吨,涨幅20余倍。据公开资料,熔喷布90级现货已从4月高点的42.5万元/吨降至目前的3万元/吨左右。据公开资料,6月6日熔喷布价格为90级现货报3万元/吨。95级现货报12万元/吨,99级现货报22万元/吨。

第三,我们再说其他防疫物资:额温枪。相比于每天都要消耗的口罩来说,复产复工必备的额温枪也成为了大多数企业的必备产品,原本不足百元的额温枪在疯狂的时候,一天一个价涨至四五百元。“高烧”两个多月,额温枪市场迎来降温的迹象。近日,南都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额温枪”发现,不少医药器械店已恢复供应,一些知名品牌额温枪也纷纷上线,24小时内可发现货,产品价格普遍在200至400元左右。

第四,则是我们的餐饮食品了,比如说大名鼎鼎的螺蛳粉。柳州螺蛳粉的产量已从去年的150万包/天,增长至250万包/天,但还是跟不上需求。现在螺蛳粉依旧热销不止,螺霸王的螺蛳粉,每月订单量为疫情前的3-5倍。螺霸王工厂的日产量,也由原来的10万包,增加到20万包。从价格的角度来说,螺蛳粉的价格涨幅已经基本接近于口罩的涨幅了。

面对着涨价潮的潮起潮落,我们到底能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么多商品的价格如此纷繁复杂的背后,我们到底该怎么看?

二、涨价潮起潮落的背后究竟逻辑何在?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已经全面建成了以市场经济为核心的价格体系,但是这些年来虽然我们经历了一些商品价格的变化,但是像今年变化如此极端的商品其实相对较少,今年的情况非常特殊,不过里面的逻辑根源也是非常明确的,我们可以进行分类的分析与讨论:

首先,防护物资类产品因为用量激增引发了价格大涨。在大家最先关注的商品当中,最有名的无疑就是防护物资类商品,比如说每个人出门都要戴的口罩,日常消杀用的医用酒精、84消毒液,还有复产复工时必备的红外温度测量仪、额温枪,以及医疗救治所必须的呼吸机、血氧仪等等,这些物资之所以会出现价格的急涨是因为之前长期使用量不大,需求不足,所以其价格一直处于低位。再加上这些物资普遍都有一定的保质期,所以也很少有人进行专门的储备,所以一旦出现突发性事件的时候,比如说这次的黑天鹅,一下子就会出现需求大幅度增加而供给严重不足的现象,这是涨价的原因。然后随着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大量的企业开始转产将会有着明显的供给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两极分化的趋势开始出现:

一方面,对于相对生产工艺较为简单,原材料相对普遍,生产线并不复杂的产品来说,凭借中国全世界最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我们能够在短时间内补足生产能力,仅以中国出口量最大的比亚迪为例,相当于36个标准篮球场大小的空间内,100条口罩生产线正高速运转,蓝色、白色的无纺布经过叠合、卷边、折叠、压平、缝边、焊接……仅需0.6秒就化身为一次性医用口罩。中国的口罩产能已经从最初的不到两千万攀升到了日产两个亿以上,所以口罩的价格能够不断下降,这就是中国制造的能力所在。与之类似的还有酒精、84等消毒杀菌用品,大规模的企业转产,让市场供应在短时间内迅速充足。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些生产工艺相对复杂,核心芯片和零配件供给相对较慢的产品,虽然企业生产非常积极,比如说呼吸机,但是市场的供应量依然需要爬坡的过程,不过好在此类产品非常专业化,随着国内防控逐渐趋稳,这些价格虽然高却不至于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其次,日常生活物资因为恐慌与消费习惯的改变引发大涨。其实,除了防疫物资之外,很多的日常生活物资的价格上涨主要原因却不是真正的需求而是恐慌,我们看到了之前春节期间各种蔬菜、肉食以及油盐酱醋价格的大涨,包括最近一段时间北京蔬菜价格的上涨,其实背后的根源都是恐慌心理作祟,根据经济学的逻辑这是一种特殊的非理性繁荣,由于大家对于防灾救灾所引发的未来恐惧,通过购买物资来弥补自身的恐惧心理,未来恐慌的加速生活物资的大量囤积,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心态的作用,不过在自我保护心态之下也很容易引发非理性消费,而这无疑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不过随着恐慌逐渐消散,大家的对于商品的需求很快就会呈现出断崖式的下降,所以我们看到各地蔬菜水果等生活必需物资的价格在经历了春节前后的大涨之后,很快就回落到理性的范畴就是这个原因。

与此同时,则是消费习惯的改变所引发的价格上涨,螺蛳粉和自嗨锅无疑就是这样的表现,由于在全民宅在家岁月中,螺蛳粉这种地方食品意外走红,由于吃起来方便快捷,而且味道好非常适合不喜欢做饭的年轻人食用,与之类似的还有自嗨锅也是如此。并且复产复工之后,大量的白领虽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但是由于出于卫生安全的角度,自热速食食品依旧十分火爆,这种价格的变化实际上是消费者用户习惯的改变所致,所以这种涨价反而是比较坚挺的一种。

第三,奢侈品价格的保护性接连上涨。除了防护物资和日常生活物资之外,还有一类商品的价格却是与众不同,这就是奢侈品,无论是香奈儿还是LV,或者Gucci和Prada,这些商品都在涨价,他们涨价的逻辑却比较诡异,这就是保护性涨价,对于奢侈品来说,奢侈品公司在产品销售不出去的时候,宁愿把产品烧掉销毁其实都不会降价出售的。所以,我们看到了奢侈品的价格上涨属于明确的保护性上涨,就是在经济条件和宏观状况不好的时候不仅不降价反而涨价,通过涨价来保护自身的品牌形象,进一步锁定属于自己的高净值消费者,这样的做法在各大奢侈品品牌中虽然不常见,但是在如今已经十分明显地出现了。

那么,面对着这么多的商品我们到底该怎么判断他们的价格趋势呢?其实,从分析就能够发现,对于突然激增需求的防疫抗疫用品来说,中国的产能已经逐渐恢复,在这个世界工厂的大国之中,我们有充分的能力构建属于我们的供应链体系,未来价格一定会更加稳定,市场将会进一步两极分化,品牌将会逐渐占据市场的上风,而最后一个稳固的价格就会形成。

对于普通的日常生活必需品来说,只要大家没有恐慌的情绪,那么柴米油盐酱醋茶无论哪一种生活必需品都不会出现让人难以忍受的涨价,一定会回到正常的价格轨道上来。至于那些因为特殊的市场需求改变而变化的生活必需品,随着需求日益稳定,产能一定会逐步爬坡,从而重新构建起属于商品的市场平衡。

对于奢侈品的话,这种本身就不是大家日常生活中需要的商品,其涨价肯定会继续下去,这个时候如果还是执意要买奢侈品的话,大家要充分地知道自己的承受力,如果是高净值人群其实大家开心就好。至于我们普通人的话,没必要这个时候下手,等等市场恢复正常了,奢侈品的价格也就会逐步恢复到之前相对高性价比的状态。

所以,未来的价格大家看懂了吗?这其中的深意不知道你弄明白了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